設爲首頁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頁
當前位置: 精神文明建設 -> 文字作品

一蓑烟雨任平生 ——读林语堂《苏东坡传》有感

  发布时间:2018-04-26 16:07:30


    少時讀蘇詞,只知蘇詞既有豪放慷慨也有惜時傷逝,卻未能窺得詞人心境,只得皮毛。所幸有林語堂先生,傾注心血、考據整理,一本《蘇東坡傳》道盡東坡平生所曆,才讓我得以體味詞中真意。這本傳記字裏行間傾注了太多情感,仿佛一位東坡故友,徐徐訴說,東坡也從卷中走來,頭戴廣笠,右持竹杖,左手挽起衣袍,正是竹杖芒鞋輕勝馬,面如湖光波紋平。

    一本好書應當值得反複體味、一讀再讀,甚至在每個心緒難平的時刻,撫慰讀者的心靈。傳記文學正有這樣的力量,《蘇東坡傳》更是如此,因爲它講述的是一段坦蕩的人生路,一顆達觀的心靈。蘇東坡少時得志,二十歲中進士,卻剛正直言、不朋不黨,改革派和舊黨均視其爲異己,屢遭貶谪。然而與坎坷仕途形成鮮明對比的,是他坦蕩豁達的人生態度。在黃州,他谪居臨臯亭,只在臨江的山坡上有幾間茅屋,他卻在給友人的書信上寫道:“寓居去江無十步,風濤煙雨,曉夕百變。江南諸山在幾席,此幸未始有也。”又雲“午睡初醒,忘其置身何處,窗簾拉起,于坐榻之上,可望見水上風帆上下,遠望則水空相接,一片蒼茫。”初看頗有些苦中作樂,但縱觀蘇東坡的一生,就能明白他擁有一顆無論何種境況下,都能夠發現生活之美的心靈。

    中國古代文人的精神世界都由儒釋道三種思想構成,致仕受阻則求之于釋、道,蘇東坡也曾在佛道之中思索探求。他曾在《日喻》中寫道:“道之難見也甚于日,而人之未達也無異于眇。”慨歎道之難得一見,比太陽有過之而無不及,沒有達到一定境界的人,也和因爲目盲看不到太陽的人沒有什麽不同。他兼具道家的無爲,甚至時有佛家空無一物的體味。他曾寫下“長恨此身非我有,何時忘卻營營。小舟從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”也曾留下“人生到處知何似,應似飛鴻踏雪泥。泥上偶然留指爪,鴻飛哪複計東西。”讀來頗有洞明世事,了無煩擾之感。

    當然蘇東坡身上最能感染我的,還是他堅韌、務實的一面。他在黃州、杭州與海南期間,都留下了爲人稱頌的政績。在黃州,他對當地人溺死嬰兒的陋習深爲痛心,不但上書太守建議以法律禁止殺嬰,還自己捐建救兒會,辦起了中國曆史上第一所福利院。在杭州,他檢疫員,疏浚鹽道,修建西湖,建立了中國曆史上第一座公立醫院,留下了“蘇堤春曉”“三潭映月”,引中外遊人流連駐足。在海南,他興辦學堂,培養出了海南第一位進士。

    蘇詞慷慨,引發多少吟誦、生發幾許豪情,東坡的魅力卻不止于蘇詞,正如林語堂先生所說,對于一個活著的人,我們是不好去評價的,而“要了解一個死去已經一千年的人,並不困難”。況且,蘇東坡是這樣一位“世間不可無一而難有二的人物”。有的人死了,但他還活著,活在稱頌他的百姓心中,活在仰慕他的文人筆下。願每一個熱愛蘇詞的人,都能在順境中堅守本心、不朋不黨,在困頓中吟誦“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,一蓑煙雨任平生”。

责任编辑:鄭州法院网编辑 禄亚楠    



關閉窗口


民意溝通信箱:zzfy@appbbd.vip
Copyright©2019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備12000402號-1